1-4月天下累计新增减税5245亿元:制作业受害多

我国今年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这次减税降费措施力度大、覆盖面广,直击当前市场主体的难点和痛点,是激发市场活力、释放发展潜能的重大举措。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特别是深化增值税改革,对处于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关键期的制造业来说,宛如一场“及时雨”。虽然短期内会减少一部分财政收入,但从长期发展来看,能带来就业增长及税源扩大。

今年我国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目前降低增值税税率、下调社保费率、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等主要措施均已出台实施,政策红利持续释放。

国家税务总局最新统计显示,1月份至4月份全国累计新增减税5245亿元,在减轻企业负担的同时,增添了企业发展动能,助力经济平稳运行和高质量发展。

制造业受益多

我国今年实施的减税降费政策,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这次减税降费措施力度大、覆盖面广,直击当前市场主体的难点和痛点,是激发市场活力、释放发展潜能的重大举措。”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表示。

深化增值税改革是今年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主菜”,自4月1日起实施,首月实现净减税1113亿元。

分行业来看,制造业减税效果最为明显,实现净减税476亿元,占总减税金额的比例超过四成,居所有行业首位;批发零售业实现净减税416亿元;建筑业、房地产业、交通运输业分别实现净减税32亿元、12亿元、7亿元。

一系列减税降费政策,特别是深化增值税改革,对处于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关键期的制造业来说,宛如一场“及时雨”。“减税降费给制造业企业送来了‘真金白银’,单就增值税税率从16%降为13%,我们每年大概能减少增值税4000万元,大大减轻了企业资金压力,增添了发展新动能。”厦门乾照光电(5.730, -0.03, -0.52%)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章育说。

“2018年增值税税率下调之后,我们就实现了230万元的税款减免。今年税率再次下调,预计还能再减750万元,大大增强了我们发展的信心,节约下来的资金将全部投入研发产业链延伸项目。”杭州中亚机械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徐强对减税效应感受深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吕冰洋表示,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减税不仅可以减轻制造业企业负担,改善企业预期和经营效益,还将通过价格机制由产业链条层层传递,让更多的行业受益。

此外,1月份至4月份小微企业普惠性政策新增减税623亿元,显示出普惠效果好、减税幅度大等特点。“小微企业是发展的生力军、就业的主渠道、创新的重要源泉,一系列减税政策助力小微企业轻装上阵,对于稳就业等意义重大。”北京国家会计学院财税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说。

政策红利显现

“今年国家推行减税降费以来,我们体会最深的就是,税收负担轻了、办税渠道多了、办税资料少了、办税时间短了。”广粤能源控股(深圳)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王迪说。

税务部门从构建“一揽子统筹、一竿子到底”的统一指挥体系,到各层各级明确减税降费工作路线图、时间表、责任人,通过持续优化纳税服务,确保纳税人和缴费人及时、便利、充分享受政策红利。

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全国第28个税收宣传月自4月1日全面拉开帷幕到5月20日结束,因其伴随着减税降费“大餐”和持续50天“加长版”等特性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针对纳税人、缴费人对充分享受减税降费政策的需求,全国税务机关共开展了4轮超过3万场次政策解读培训,集中辅导了6800多万户次企业。

在今年的减税降费政策中,降低社保缴费广受关注。从5月1日起,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继续执行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政策,预计2019年全年可减轻社保缴费负担3000多亿元。

国家税务总局社会保险费一组组长郑文敏表示,各地降低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等政策如期落地,税务机关落实降低社保费率工作稳步推进,政策红利正逐步释放。

各级税务机关在部门协作、宣传培训、服务提质等方面扎实做好工作。比如,山东莱州市税务局与该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沟通协商、联合办公,共同推出了“登记资料网上传、入保缴费网上办”便民举措;江西新余市税务局积极推广电子税务局申报社保费,切实减轻缴费人负担。

政府过紧日子

在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过程中,各地积极结合实际制定措施,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比如,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浙江省企业减负降本政策(2019年第一批)》,出台的20条措施今年可为全省企业减负1303亿元;浙江省工商联与国家税务总局浙江省税务局签署协议,推出落实减税降费政策、优化民营企业税收营商环境的一揽子举措。

河北省结合本省情况,制定全面落实减税降费部署专项计划,明确了七方面重点任务和6项推进措施,制定了任务书、路线图、时间表。1月份至4月份,全省累计新增减税160亿元。

面对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减收,各级政府必须带头过紧日子。“地方政府要采取有力措施落实政府过紧日子的要求,通过优化财政支出结构,严格控制行政开支,把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支持重点建设和民生改善,确保减税降费政策措施落地生根。”张斌说。

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安排75399亿元,增长9%,是近年增幅最高年份之一,增量为历年最大。同时,各地努力开源节流,加强和规范部门预算管理,促进减税降费政策落实。

比如,河北省石家庄市委、市政府近日出台通知要求,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从严从紧编制部门预算,从严控制“三公”经费,并明确了多渠道筹集资金弥补减收、努力盘活存量资金资产、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等政策措施。

专家表示,减税降费虽然短期内会减少一部分财政收入,但从长期发展来看,能带来就业增长及税源扩大。

“减税降费政策利当前更利长远。从短期看,能减轻企业负担、增强企业发展后劲;从长远看,有利于优化经济结构、拉动投资和消费,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西南财经大学教授汤继强说。(原题为《1月份至4月份全国累计新增减税5245亿元——减税降费:一揽子统筹 一竿子到底》)

责任编辑:Keyi

|收藏本文  该内容由行业企业、终端个体、第三方机构提供,本网仅起到传播该信息的目的,如有任何疑问请与转载来源机构联系解决,感谢支持。如发现侵权,本网编辑部将协助进行处理或撤稿。 文章关键字减税降费 制造业 经济相关阅读

减税降费 徐工集团高质量发展的加速器

深化增值税改革政策落地3个月,徐工集团享受增值税减免6900多万元,减少附加930多万元。根据测算,集团全年预计可减免各项税费4.2亿元左右,其中增值税降税率将减负2.66亿元,扩大进项抵扣、退还新增留抵预计减负9186多万元,社保费降率等可享受降费5247多万元。
“有了税收优惠政策的支持,特别是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徐工集团能够放心地‘干’、大胆地‘走’。”徐工集团副总裁吴江龙说。
徐工集团30年来一直坚守工程机械主业,不断加大智能制造的研究和投入,始终保持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一的龙头地位,目前徐工集团已位居世界工程机械行业第6位。
“近年来,数以亿计的税收红利减轻了企业前行的负担,更重要的是提振了企业智能制造的信心,使企业智能产品的研发制造有了强劲的资金支持,助力徐工集团进入高质量发展的轨道。”吴江龙说。
重视研发,是徐工集团一贯的坚守。据吴江龙介绍,作为中国机械制造企业,徐工集团围绕高技术含量、高性能、高可靠性、大型设备“三高一大”发展思路搞研发,取得了多项领先国内的技术成果,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拥有4大海外研发中心。截至今年2月,徐工集团累计拥有有效专利6892件。
“这些,都离不开税收优惠的支持。”吴江龙说。据介绍,2017年,徐工集团享受研发费用加计扣除8.87亿元,节省企业所得税2.22亿元;2018年,集团享受加计扣除18.64亿元,节省企业所得税4.66亿元;今年第一季度,集团研发投入7.38亿元,同比增长41.65%。
“税收优惠使我们研发有了强劲的资金支持,成为徐工集团高质量发展的加速器。”吴江龙说。在税收优惠的助力下,徐工集团“大动作”频出,超级起重机、全球超大吨位挖掘机、全球累计销量最多的压路机等新产品相继问世。
吴江龙说,除了减税降费政策频出,近年来,税务部门的服务质量、服务效率和服务方式也不断提升。对徐工集团这类大型企业,徐州市税务局精挑细选业务骨干,成立服务专家团队,“专户专员化”开展政策宣传和纳税服务。
“税务部门的‘放管服’改革,为我们减轻了很多负担。特别是专家团队的指导,让我们精准掌握相关税收优惠政策,第一时间享受政策红利。”与税务机关打了几十年交道的吴江龙对税务机关的服务印象深刻。
据了解,目前,徐工集团在全球拥有40多家分支机构、300家经销商,市场覆盖全球183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总额已突破16亿美元,出口额连续30年保持行业领先。伴随徐工集团向海外拓展的步伐,相关国际税收问题逐渐显现。比如,由于对投资国的税收制度不了解导致不必要的税负增加,同一笔收入面临在中国和收入来源国被双重征税的风险等等,这给企业“走出去”带来很多困扰。
为解决徐工集团在国际市场拓展中遇到的涉税疑难问题,徐州市税务部门专门编写了涵盖64个国家和地区、累计75万字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税制及税收协定汇编》。
“税务部门及时服务,解决了我们开拓国外市场时遇到的难题,也坚定了我们‘走出去’的信心。”吴江龙说。
吴江龙表示,徐工集团将加快智能制造升级,在工业大数据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等方面加大投入,在环境产业、核心零部件、工业互联网、无人操作等领域实现突破,打造全生命周期的新模式,向产业链下游的服务备件、再制造、经营租赁以及互联网金融服务等领域拓展,这种商业模式的转化将为公司增添新的利润增长点。这一过程,研发投入势必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减税降费无疑将极大缓解徐工集团的资金压力,助力企业更加积极地投入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试验中。”他说。(来源:中国税务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