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华:上半年我国产业消费运转整体颠簸

2019年上半年,全国工业生产总体平稳,增速处于合理区间。工业结构调整继续推进,新动能保持较快增长;产能利用率处于近年来较好水平,企业效益状况趋向好转,小微企业经营环境不断改善。

一、工业生产稳定增长

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增速与1—5月份持平,总体保持在合理区间。其中,6月份工业生产同比增长6.3%,增速较5月份加快1.3个百分点。

多数行业保持增长。上半年,41个大类行业中,39个行业增加值保持同比增长。其中,铁路船舶和航空航天设备、电气机械、非金属矿物制品、化纤等行业实现两位数增长。

六成工业产品产量同比增长。上半年,统计的605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366种产品产量实现同比增长,增长面达60.5%。

多数地区实现增长。上半年,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中,29个地区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其中15个地区工业增加值增速高于全国。

二、工业新动能较快增长

高技术产业增长加快。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3个百分点,较一季度加快1.2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13.8%,比去年同期提高0.8个百分点。其中,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增长11.6%,增速较一季度加快2.2个百分点;航空、航天器及设备制造业增长10.5%,加快2.6个百分点。

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较快。上半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7%,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1.7个百分点,较一季度加快1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18.6%,比去年同期提高0.2个百分点。

部分新兴工业产品产量保持快速增长。上半年,3D打印设备、智能手表、服务机器人、新能源汽车、城市轨道车辆、太阳能电池等产品增长较快,同比分别增长271.4%、162.9%、86.5%、34.6%、29.3%和20.1%。

三、产能利用率有所上升

二季度,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6.4%,比一季度回升0.5个百分点。产能利用率水平比2013年以来的平均值高1个百分点,略低于2006年有调查以来76.9%的平均值。

采矿业产能利用率回升。二季度,采矿业产能利用率为74.6%,同比上升1.3个百分点。其中,受价格上涨影响,黑色金属矿采选业同比大幅回升;石油天然气开采业为2006年有调查以来的次高点,仅低于上季度。

原材料制造业产能利用率普遍上升。二季度,原材料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77%,同比上升1.5个百分点。其中,黑色和有色金属冶炼业为80.9%,是2013年以来的最高点;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得益于需求回暖价格上涨,同比环比回升均较为明显;石油加工和化学原料行业同比小幅上升。

四、企业效益状况趋向好转

工业企业利润由降转增。1—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3%,降幅比1—4月份收窄1.1个百分点。其中,5月份同比增长1.1%,增速由负转正。

资产负债率下降。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8%,同比降低0.6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8.3%,同比降低1.4个百分点。

产成品周转有所加快。5月末,产成品存货同比增长4.1%,增速比4月末回落0.8个百分点;产成品存货周转天数为17.5天,同比减少0.1天。

人均产出效率有所提高。5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人均营业收入为132.8万元,同比增加11.1万元。

五、小微企业经营环境不断改善

税收减免政策惠及面不断扩大。二季度,享受税收减免政策的小微企业占52.2%,比一季度上升3个百分点。

融资难、招工难问题均有所缓解。二季度,有银行贷款需求的小微企业占14.0%,在有银行贷款需求的小微企业中,获得大部分或全部所需贷款的企业占22.5%,较一季度上升3.3个百分点。在有招工需求的小微企业中,招到大部分或全部所需员工的企业占38.6%,较上年同期上升3.3个百分点。(来源:国家统计局)

责任编辑:Harry

|收藏本文  该内容由行业企业、终端个体、第三方机构提供,本网仅起到传播该信息的目的,如有任何疑问请与转载来源机构联系解决,感谢支持。如发现侵权,本网编辑部将协助进行处理或撤稿。 文章关键字工业生产 工业结构 新能源汽车 高技术制造业相关阅读

解读8月经济数据:工业生产略有放缓 基础设施发展潜力很大

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8月国民经济运行情况。8月主要指标有升有降,工业生产略有放缓,服务业增长加快,同时市场销售保持稳定,投资略有放缓。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评价当月经济指标时表示,总的来看,月度因为有各种因素影响会有一定波动,从1-8月份总的情况来看,经济运行保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
他提到,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增加,国内也确实存在着下行压力。下一步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工业增速回落,特殊因素影响部分工业生产
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4%,增速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分三大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增长3.7%,制造业增长4.3%,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5.9%,增速较上月均有所回落。另一方面,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10464亿元,同比下降4.3%。
对于8月工业数据,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表示,工业增加值低位徘徊,制造业承压态势不改。内外需均形成拖累,各行业均有放缓。
8月份工业生产增长略有放缓,除经济本身存在的下行压力之外,8月当月的特殊因素影响了部分工业生产。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认为,今年8月份工作日是22天,上年同期是23天,对部分工业企业的生产速度会造成一定影响。
当月一些气候性因素对部分地区的工业生产也有一定影响。8月份全国登陆的台风是三个,比历史常年多1.2个,其中“利奇马”台风强度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五强的台风,对东部地区省份工业生产造成一些不利影响。
经济学家邓海清认为,8月经济数据下行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中美不确定性导致的企业信心不足,同时叠加工作日、台风因素的影响,以及不排除数据异常点的可能性。“2019年以来,经济数据呈现明显的超高波动性,7-8月的经济数据是否意味着经济破位下行,我们仍然持很大的怀疑态度。”
从累计数据看,1-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6%,高技术制造业增长8.4%,付凌晖认为,稳定增长的态势还是在持续的。下阶段,工业生产保持稳定有比较多的稳定条件。
工业升级发展的态势在持续,一系列工业发展的政策效力也在持续显现,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将为企业提供很好的支撑。从未来发展的情况来看,逆周期调节力度在加大,近期推进贷款市场化报价利率机制的形成,实施了降准,这些都为工业企业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加快,未来还有很大潜力
“中国基础设施发展还有很大潜力。”付凌晖提到,从数据来看,目前人均基础设施存量水平相当于发达国家的20%-30%,在民生领域、区域发展方面,还有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
根据国家统计局当天公布的数据,1-8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400628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比1-7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
分领域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4.2%,比1-7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民间投资236963亿元,增长4.9%,比1-7月份回落0.5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84589亿元,同比增长10.5%,增速比1-7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
付凌晖分析,从前期情况来看,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并不高,主要是由于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受到一定影响,影响了基础设施投资能力。
除今年以来的减税降费实施持续制约了地方政府的收入增速,诸建芳表示,土地收入近期也由于监管的趋严而有所减少,因此基建的资金来源仍有较大约束,若缺少进一步的财政支持,则后续的基建相关融资来源将较为有限。
但付凌晖表示,基础设施投资保持较快增长有不少有利条件,国家进一步加大对基础设施投资的支持力度。中央政府加大支持力度,进一步增加专项债的发行,将明年部分新增专项债额度今年提前发行,这样有利于支撑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
消费需求在扩大,消费结构在升级
付凌晖提到,中国经济跟过去相比已经发生很大变化,特别是内需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上半年,内需对经济增长贡献接近80%,其中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贡献达到60.1%,中国消费增长处于需求升级和扩大非常快的阶段,从主要数据来看,消费需求在扩大,消费结构在升级。
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896亿元,同比增长7.5%,增速比上月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扣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增长9.3%,比上月加快0.5个百分点。
消费升级类商品增速加快,限额以上单位文化办公用品类和化妆品类商品分别增长19.8%和12.8%,增速比上月分别加快5.3和3.4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服务性消费保持较快增长,付凌晖表示,根据内部测算,目前服务消费增长仍然保持在两位数。“消费的扩大对经济增长的稳定支撑作用和拉动作用是在提高的。”
另一方面,汽车消费在6月排放标准切换、降价促销因素过后仍然疲弱。8月汽车类消费增速为-8.1%,较7月回落5.5个百分点。
诸建芳表示,受到前期汽车消费促销对后续需求透支的影响,汽车消费增速进一步回落。不过,他也提到,9月汽车消费可能较8月有所回暖。9月前期需求透支的负面影响逐步减弱,且汽车市场的迎来传统旺季、地方性车展活动较多、中秋节假日等多重利好因素可能带动汽车消费小幅回暖。
经济存在下行压力,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
付凌晖在评价8月经济运行情况时称,主要指标有升有降,工业生产略有放缓,服务业增长加快,同时市场销售保持稳定,投资略有放缓。“但总的来看,月度因为有各种因素影响会有一定波动,从1-8月份总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经济运行保持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
他提到,当然也要看到,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在增加,国内也确实存在着下行压力。下一步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中金宏观分析师易峘、袁越等人认为,继7月工业增速降至4.8%后,8月再下探至4.4%。由此推算,三季度GDP增长比二季度(6.2%)再下台阶的可能性明显上升。目前,有空间、更有必要及时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才可能支撑GDP增长不滑出年初设定的6-6.5%的区间。
兴业证券分析师王涵、卢燕津分析,经济下行压力不减,逆周期调节支持实体融资。往后看,在增长承压背景下,政策仍有望助力流动性层面的改善。
“目前仍然无法看到经济趋势性下行的因素,经济数据悖论明显,在重视稳增长的同时,应当保持足够的定力;既要保持对经济数据的高度敏感性,又要避免轻易采用强刺激措施,以免透支稳增长政策工具箱,以及引发不必要的负面效应。”邓海清表示,在房地产韧性极强、房地产调控政策微调,基建投资发力,宽信用政策发力,汽车见底回升的情况下,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再叠加中美阶段性缓和,7-8月的经济数据难以成为常态,货币政策也无需“降息”、“大水漫灌”等强刺激,重心仍然应当放在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文章来自澎湃新闻)